必赢亚洲手机版_必赢亚洲登录网址

 
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学院新闻

兼收并蓄 博采众长 ——访2019年通识课程优秀论文评比一等奖获得者程蕾和指导老师吴绍棠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0-29  浏览次数:

编者按:1017日,学校第一届基础通识课程(《人文社科经典导引》和《自然科学经典导引》)优秀论文奖颁奖典礼在樱顶老图书馆举行。我院2018级全球健康学专业程蕾同学在吴绍棠老师指导下,其论文《以奥卡姆剃刀驳二元论》喜获一等奖。


日常虽平淡,思考尤深刻

初见吴老师时,他正在给一位学生讲解着论文的写作,大到整篇文章的思想构架,小至段落语言间的排列顺序,细致程度令人为之动容。

吴老师所指导的《导引》课程,是武汉大学以博雅弘毅、文明以止、成人成才、四通六识为理念开展的通识教育,旨在对大一同学进行启蒙,打开学生视野,激发学生兴趣,培养学生博雅品味,养成学生君子人格,并为后面三年的核心及一般通识课程的学习打下良好基础。

谈及程蕾学姐,吴老师欣慰地说道:“程蕾同学知识涉猎范围很宽广,有较好的科学知识素养,并且能够做到学以致用、学以活用;讨论课上,她是班里的活跃分子,思维活跃、交流热烈、发言积极,能够很好地引起同学们的互动与共鸣。”

3CE7D


平时贵积累,行文方流畅

程蕾同学是一个平时爱看书的女生。她在进行论文写作时是以克里克惊人的假说作为论文的蓝本,她谈到,克里克提出的神经元是意识产生的物质基础,所以这就是一元论,而当时的很多思想都是二元论,所以这个理论的提出是非常重要的,这和马克思主义是契合的。

吴老师点评到:“论文从二元论的核心观点及与一元论的分歧说起,通过简述《惊人的假说》的核心内容,利用奥卡姆剃刀原理(即简单有效原理)对二元论进行了批判,并引发了对该著作所反映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的驻足欣赏。”,“总体上看,论文主题集中鲜明、有思有想有评有弹、逻辑严谨论据丰富、名言佳句信手拈来、行文流畅语言优美。”,“不过,如果能用小标题呈现更加清晰的结构层次、着墨于驳与立以突出重点,则更为完美,但瑕不掩瑜,这是一篇优秀的结课论文。”

1FB84


获奖实不易,师恩留心上

“获奖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武汉大学通识课程的论文全校共有约一万五千篇,其中一等奖只有26篇。“程蕾同学能在全校2018级本科生PK中脱颖而出,体现了我们学院本科生的综合素质和竞争力。”吴绍棠老师说到,“评选非常严格,首先是小班指导老师推选,然后由课程组老师评选,最后学校组织专家进行评审,整个评审过程非常严谨、公平、公正。”

当程蕾同学得知自己获得一等奖时,她说道,“稍微有点惊讶,就是觉得大家都很优秀,能获得认可还是很开心的”。对于指导老师吴老师,程蕾同学由衷地说到,“吴老师是一个很善于去启发和倾听学生的老师,他会很认真思考我们上课讨论的内容,和我们一起解决。我完成论文的初稿之后,老师也很耐心地帮我修改,提出建议。我很感谢吴老师的帮助”。

 

我院以培养“与国际接轨、国家需要的高精尖创新型人才和行业领军人才”为目标,构建了“国际化-复合型-创新型(一化两型)人才培养模式,学院老师们耕耘于七尺讲台,传道授业解惑,用自身所学指导同学们开启大学生涯,吴绍棠老师对程蕾的谆谆教导,正是学院老师们教书育人的写照。“阅读经典著作是精神的盛宴,给人成长的力量”,采访最后,吴老师寄语同学们“以两大经典导引通识课学习为契机,多研习不同学科的经典著作,与经典为友,和大师对话,不断提高自己的深度阅读能力、审美情趣和逻辑思维能力,不断提升自己的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努力成长为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国家栋梁。”

(通讯作者:李镓珩、李红念、洪秋棉)




(附原文)

奥卡姆剃刀——驳二元论

宇宙浩渺深邃,星辰绚烂璀璨,我们的思想难以触及它的边际。无边无尽的黑暗中,充斥着无数的粒子,而微小的宇宙尘埃又高速旋转聚合形成更高阶的聚合体,不断进阶的高阶聚合体又将重新走向爆炸消亡,回归成最原始的宇宙尘埃,循环往复。在这一份沉静的孤独中,诞生了一种我们目前唯一所知晓的高级智慧生命体——人类。

人类是孤独的,静息于天地之间,感知寰宇,睢盱岁月华章、落霜云垂。看一树树影婆娑,罅隙间倾洒细碎的光线;听小雨淅沥,疏疏密密,击芭蕉,洗桐叶,一声一更;嗅木樨苾苾,谷草蕴香。客观世界输入大脑,产生各式感觉,显现了图像,最终又形成更高级的思想意识。

然而,就像宇宙中的星体一样有诞生,也有消亡。原始时期人类就深刻地认识到肉体最终必将走向消亡,回归自然,回到最初的粒子状态。肉体即意识的物质载体有了最终的归宿——消亡。意识还将存在吗?人不能永生,违逆宇宙运行的法则,这纵然残酷,且无力反抗。于是人们开始思考有没有独立于身体之外的意识——灵魂,而灵魂又是否会不朽。列子御风而行,庄子逍遥游于六合之中,灵魂无所羁束,自由往生,与万化冥合。继而就引发了人们对于物质和意识的争论,二元论与一元论这两个基本的分歧就产生了。

二元论将事件割裂成两个基本单元,一是源于灵魂的“意识世界”,另外一个就是由人类能够感知测量的物体组成的“物质世界”。在古希腊时期,柏拉图认为灵魂与肉体是分离的、相互独立存在的实体,并且灵魂的存在先于肉体存在,人只不过是囚于必有一死的肉体之中的不死灵魂,而意识正来源于不死灵魂。尽管发展到柏拉图的弟子亚里士多德这里,他认为灵魂与肉体是一体化的,两者不能分离,但是他依然继承了灵魂是本化的思想。在许许多多的二元论观点中,勒内·笛卡尔的“心物二元论”是其中最典型最彻底的二元论代表,他指出意识和物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存在,他区分了广延实体与人类所独有的思维实体(也就是意识的滥觞)。“机器中的幽灵”就是赖尔对于笛卡尔观点的精简——物质世界中人类的大脑,只不过相当于一台机器,而我们的灵魂像一个诡秘的“幽灵”,正在利用这台机器操控我们的整个身体。

《惊人的假说》中克里克直面驳斥了二元论,难以计数的大量神经细胞和相关分子是产生人类一切的喜悦、悲伤、记忆和抱负,乃至本体感觉和自由意志原由。石破天惊,简而言之,人不过是一对神经元的集合,运用一把锋利的奥卡姆剃刀削去了诸如“臆想的灵魂”、“所谓的不朽”这些带有浪漫色彩的多余的概念,变得更加理性、严肃。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把极简主义的奥卡姆剃刀,克里克用大规模的科学实验研究方法去锻造它,从具有样本丰富性、反例多样性、资料可靠性和现实重要性的视觉主题入手,运用还原论来探讨与瞬间的神经元集合的特定活动类型在任何时刻都将会相对应的视觉“神经关联物”和注意机制。

科学为意识的研究提供了技术的支持。脑电图、X射线断层照相以及核磁共振技术可以穿透屏障,解析大脑,追踪每一缕生物电流的活动。这种还原方式并不是拉普拉斯式机械决定式。这种神经关联不是孤立的、必然的、绝对的,而是有机的、整体的、联系的、运动的,一种特定的行为的解释也许需要纳入它的各个组成部分并且考虑其相互作用的特性。纵然神经关联承认一定的随机性,但是,这种随机是建立在神经元的物质机制上,并不是等同于二元论一般转身投向超自然力量。就像笛卡尔一样,机器中的幽灵最后不得不搬出一个万能的上帝。这又滑向了唯心主义,使原来就庞杂的体系变得更加烦冗。

无论是唯物主义抑或者是与之水火不相容的唯心主义,前提都是承认世界的统一性,即“唯”。意识具有统一性,克里克运用“捆绑理论”来解释意识的统一性问题,神经元细胞更是大规模协调活动的,不同的知觉系统捆绑不同的刺激形成单一的意识。人脑是意识产生的基础,在一元论的指导下,克里克着手论证屏状核为意识统一性的物质载体,而二元论依旧坚持割裂的精神世界独立观,加入了灵魂、自由意志这些复杂的概念。同时这样一个虚无的概念,无法用科学的方式证明,就像卡尔·萨根“车库里的龙一样”,如果我们相信它,就必须先相信那一大堆冗长繁琐的假设前提,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理论,我们可以直接使用奥卡姆剃刀将其削去。要杀死卡尔·萨根的喷火龙,刀剑一出青光起,气贯如虹锐无翼,一把大杀器“奥卡姆剃刀”就够了。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伴随着神经科学的不断发展,由克里克作为先驱,领导着奥卡姆剃刀继续挥舞极简主义,科学的实验方法让这把剃刀变得更加锋利。因为科学是实在的,也是简练的。

正如千年前,人类坚定的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尽管现有的科学技术有了长足的发展,以《惊人的假说》所代表的一元论并未为所有人所信服。在量子力学中,万物皆是电流,而你我均为缝隙,则又出现了笛卡尔“机器中的灵魂”的翻版:精神世界的活动属于“量子过程”,通过大脑中“量子微管”交互作用来完成实现精神世界对物理世界的“幽灵操控”。甚至不少人认为大脑可以被复制和重塑,然而所谓的灵魂无法被重修。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你坐在电脑前,你的电脑、桌子、椅子在你所不知道也无法理解的层次上有着自己的意识,你的电脑罢工,不是硬件软件受损,而是因为它具有所有粒子都具有的意识,通俗上来说,近似于灵魂“附身”。然而在这里我要提出我的驳斥,如果量子过程处处相同,人脑的特殊结构就不再特殊,物质世界的存在又还能有什么意义?

人类灵魂的本质就是神经元的集合,宗教、哲学(尽管我们可以使用哲学的方式来驳斥证伪)、心理学都不存在所谓的灵魂,灵魂“植根”于神经节。不管你是静息还是运动,难以计数的生物电流在大脑皮质中传递,形成刺激。你的每一次抬眸,都是万千亿神经细胞的“相遇与分袂”。

人们思考,不知其所由亦不知其所往,正如克里克所说的那样,在过去的时间中,我们已经学会了习惯活在局限中,往后它将仍然伴随着我们的生活——例如量子局限。“自由意识”“灵魂”“心灵”这些纷繁复杂的概念使意识变得粘稠沉重,晦涩深沉,像蛛丝一般缠绕在它的表面,让我们捉摸不透,人为增加了难度。然而,在《惊人的假说》中,我们直接挥起一把锐利的奥卡姆剃刀剃去了这些纷繁复杂、繁如蛛丝的恼人之物,剥丝抽茧,留下的仅仅是一个颅中之脑,用科学的实验方法、理性的思维方式、系统的研究论证,溯源意识的产生。这才是科学所真正要深入的对象,真正的科学并不束厄局促于外部这些概念,于其所滞郁的。

红梅映雪武陵意,朝华清辉笼青花,独桥觅,深巷月,半梦还,鹿饮溪,囿蓝鲸,烟丝醉。我们专注于研究,握着一把奥卡姆剃刀,于安静祥和中探寻意识的真相,这大概就是“惊人的假说”所遵循的方法所在吧。